目標:簡單有效的常識管理 (The Goal : A Process of Ongoing Improvement)(十萬冊硬殼精裝版)

高德拉特 ( Eliyahu M. Goldratt )/著、羅鎮坤/審定、齊若蘭 譯

  • 出版商: 天下
  • 出版日期: 2012-10-21
  • 定價: $600
  • 售價: 8.5$510
  • 語言: 繁體中文
  • 頁數: 624
  • ISBN: 0002161311
  • ISBN-13: 9780002161312

下單後立即進貨 (約5~7天)

買這商品的人也買了...

相關主題

商品描述

<內容大綱>

熱銷十萬冊,硬殼精裝紀念版!

一本精采絕倫的小說,風靡全球的企業管理智慧
暢銷三十年屹立不搖,翻譯超過二十種語言
這不僅是一本蘊含企管理論於故事中的奇書,
也是一本教你如何問問題、如何推論、如何思考人生的傑作。

「有史以來最成功的企管小說」──《經濟學人》週刊
「高德拉特是天才作家」──美國《商業週刊》
「高德拉特是企業的精神導師」──《財星》雜誌

  你還沒有看過《目標》嗎?曾被《經濟學人》譽為「有史以來最成功的企管小說」,年年盤踞商業類暢銷書排行榜,絕對是最值得收藏的第一本企管書。

  作者高德拉特透過小說體裁,敘述一位受過專業技術訓練的廠長羅哥,如何墜入經營困境、又如何從泥淖中爬起。讀者隨著高潮迭起的故事發展,逐步體會:複雜的解決辦法是行不通的,問題愈複雜,解決的辦法就要愈簡單;這是本書要介紹的「TOC制約法」:用一套簡單明瞭得近乎常識的邏輯推演,解決複雜的管理問題。

  TOC制約法運用物理學的研究成果,顛覆了傳統的企管理論,不僅受到全球高度重視,更確實有效的在商業、製造業、醫院、學校、家庭,等各種組織團體運作,不僅讓許多企業重振雄風,也幫助許多人面對職場與家庭難題。

  本書主角的際遇,就像是許多人生活與工作處境的翻版,可說是一本最貼近人生的企業管理書籍,充滿了令人驚喜且受用無窮的智慧。

<作者簡介>

高德拉特  著
 
        高德拉特博士是以色列物理學家及企管大師,20歲時他就立志要教導別人正確的思考方法,對於傳播正確的觀念抱著極大的狂熱,可以一天只睡三個小時,奔波世界各地發表演說,亦曾於2006年10中旬訪問台灣。他創立「高德拉特學會」,於全球廣設分部訓練TOC人才,輔導對象除了通用汽車、波音飛機等大企業外,還包括教師、美國空軍將領等各行各業。
        他的第一本企管小說作品《目標》大膽地藉著小說的手法,說明如何以近乎常識的邏輯推演,解決複雜的管理問題。但起初並未得到出版商青睞,他們質疑:「由物理學家寫的企管小說?把科學方法應用在企業管理上?沒有人會讀這樣的一本書。」高德拉特不氣餒,利用商展和各種機會,自己推廣這本書,不久信件就如雪片般飛來。一位企業主管在信上告訴他:「這正是我一直在尋找的書!我規定所有員工在讀完這本書以後,才准休假,這本書讓我們公司脫胎換骨!」
        高德拉特隨後把本封信連同全部書稿,寄給北河出版社,一本暢銷書於焉誕生,連品管大師戴明博士讀了以後,都大力讚揚。本書一炮而紅,長銷近三十年,並被英國《經濟學人》雜誌譽為最成功的一本企管小說。
         繼《目標》之後,他還寫了暢銷書《絕不是靠運氣》、《關鍵鏈》、《仍然不足夠》(以上四本中文版皆由天下文化出版)。

<書摘>

【第一章】晴天霹靂

  大清早七點半鐘,我把車開進停車場,打老遠就可以看到,對面已經停了一輛鮮紅色的朋馳轎車。那輛車就停在工廠旁邊,緊挨著我的辦公室,而且穩穩地停在我的車位上。除了皮區之外,還有誰會這麼做?他完全不管當時整個停車場都空蕩蕩的,也不管停車場上還有很多標示了「訪客」的車位。不,皮區非把車停在標示了我的頭銜的車位上不可,他最喜歡利用這種微妙的暗示了。好吧,他是事業部副總裁,而我只不過是區區一名廠長罷了,他愛把那輛該死的朋馳轎車停在哪兒都成。

  我把別克轎車停在朋馳轎車旁邊(停在標示著「財務長」的位子上)。下車後,我瞄了一眼車牌號碼,更確 定這一定是皮區的車子,因為車牌上寫著︰「一號」。大家都曉得,皮區向來戮力追求的目標,就是能當上最高主管。我也想啊,只是現在可能變得機會渺茫了。
  
  無論如何,我朝著辦公室大門走去。我的腎上腺素已經開始加速分泌,不曉得皮區究竟在這裡幹嘛,看來今天早上別奢望能完成任何工作了。我通常都很早來上班,以便理一理白天抽不出空來處理的事情。通常在會議尚未開始,電話鈴聲尚未響起,以及還沒有蹦出任何緊急情況之前,我確實可以完成很多工作。但是,今天眼看著就要泡湯了。

  「羅哥先生!」我聽到有人大喊。

  我停下腳步,有四個人從工廠側門衝了出來,分別是主任丹普西、工會幹事馬丁尼玆、一名工人、還有個叫雷伊的領班。丹普西告訴我出問題了,馬丁尼玆嚷嚷著快要發生罷工事件了,那名工人嘟噥著有人騷擾他,而雷伊則大叫︰我們沒有辦法完成某件東西,因為缺了一個零件。他們和我面面相覷,而我甚至連杯咖啡都還來不得及享用。

  我終於讓大家都冷靜下來,問清楚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原來皮區在一個小時以前就到了,他直接走進我的工廠,命令他們報告第四一四二七號訂單目前的執行狀況。

  這下可好了,說巧不巧,剛好沒有人知道第四一四二七號訂單的狀況。於是皮區逼著每個人四處追查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查出來的結果是,那是筆很大的訂單,同時也是筆延遲交貨的訂單。這有什麼稀奇呢?工廠裡幾乎每一筆訂單都延遲了。根據我的觀察,這個工廠的訂單可以區分為四種優先次序級別︰「緊急」、「非常緊急」、「緊急得不得了」以及「立刻完成」!總之,我們就是沒有辦法依進度完成訂單。

  皮區一發現第四一四二七號訂單距離出貨還遙遙無期,就開始扮演催貨員的角色。他到處咆哮,對著丹普西發號施令。最後,他們發現幾乎所有必需的零件都已經齊備,成堆地在旁待命,但是卻沒辦法展開裝配作業,原因是某個組件中的某個零件,還沒有經過加工處理,因此目前缺貨。假如工人拿不到這個零件,就沒有辦法進行裝配,假如他們沒有辦法裝配,當然就沒辦法出貨。

  他們還發現那些零件就躺在其中一個數值控制機旁邊,靜候處理,但是機械工並沒有在為這個零件安裝機械,而是忙著為另一件別人逼他們立刻完成的東西趕工。

  皮區才不管這件需要緊急趕工的東西是什麼,他只關心第四一四二七號訂單能不能及時出貨。所以他叫丹普西告訴領班,別管另外那件超級緊急的玩意了,指揮機械工立刻準備處理四一四二七號訂單缺少的零件。那名機械工看看雷伊,又看看丹普西,再看看皮區,然後把螺旋板一丟,告訴他們,他們全瘋了。他和助手剛剛才花一個半小時,讓每個人都搶著要的某個零件上線,現在卻得前功盡棄,重新為另外一個零件裝設生產線?去他的!

  於是,我們的偉大外交官皮區先生,越過我屬下的主任和領班,直接告訴這名機械工,假如他不照著吩咐去做,就得捲鋪蓋走路。他們又吵了一會兒,機械工威脅罷工,工會幹事出現了,每個人都瘋掉了,沒有人在工作。

  於是現在,在這個明亮的清晨,四個大男人在停頓的工廠前面迎接我。

  「那麼,皮區現在在哪裡?」我問。

  「在你的辦公室裡,」丹普西說。

  「好吧,請你告訴他,我馬上就過去和他談話,」我說。

  丹普西如獲大赦般朝著辦公室跑去。我轉向馬丁尼玆和那名工人,這才發現原來他就是那個機械工。我告訴他們,我不會炒任何人魷魚,也不會對任何人施加停職處分,整件事情只不過是一場誤會。馬丁尼玆起先對我的說法並不滿意,而機械工的意思似乎是要皮區向他道歉。我可不要捲入這個麻煩。我恰好曉得單憑馬丁尼玆一個人,還沒有足夠的權威來號召罷工,因此我說︰好,假如工會要提出申訴,沒有問題,我很樂意今天就找個時間和工會會長奧當那談一談,我們會依照正當的程序來處理這件事情。馬丁尼玆心知肚明,在他和奧當那商量好之前,反正也做不了什麼事,因此終於接受了我的提議,和工人一起走回工廠。
  
  「好,現在讓大家回去工作,」我告訴雷伊。

  「當然,不過,呃,我們應該先做什麼呢?先完成我們原本打算要做的東西,還是先為皮區趕工?」雷伊問。

  「先趕皮區要的東西,」我告訴他。

  「好吧,那麼我們原先就做白工了。」雷伊說。

  「就做白工吧!」我告訴他。「我甚至還不曉得究竟發生了什麼事。不過一定出了什麼緊急狀況,皮區才會親自跑來這裡。你不覺得我說得很有道理嗎?」

  「是啊,當然。嘿,我只不過想知道該怎麼辦!」雷伊說。

  「好,好,我知道你也只不過是半途捲入這場混亂之中。」我試圖安慰他。「我們就儘快把生產線裝設好,開始處理那個零件吧。」

  「對!」他說。

  這時候,丹普西正好走過我身邊,準備回工廠工作。他剛從我的辦公室走出來,看起來彷彿迫不及待地要逃離那個地方。他對我搖搖頭。「祝你好運!」他嘴角擠出這幾個字。

  我的辦公室大門敞開,我走了進去,他就在那兒。皮區大喇喇地端坐在我的辦公桌後面,他長得矮胖結實,滿頭濃密的銀髮與冷峻的雙眼正好匹配。我一放下公事包,他的眼睛就直直瞪著我,彷彿在說︰「小心你的腦袋瓜子。」

  「皮區,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我問。

  他說︰「我們有很多事情需要討論,你先坐下。」

  我說︰「我很想坐下,不過你正好坐在我的位子上。」我可能說了不該說的話。

  他說︰「你想知道我為什麼跑來嗎?我來這裡,是為了拯救你們這些差勁的傢伙。」

  我告訴他︰「從剛剛歡迎我的場面看來,你是特地跑來破壞我的勞工關係。」他直直瞪著我,然後說︰「假如你沒有辦法在這裡推動工作,那麼以後根本不會再有任何工人需要你來操心了。事實上,你可能連飯碗都保不住,羅哥。」

  「好,好,別那麼緊張。」我說。「咱們先好好談談,這筆訂單究竟出了什麼問題?」

  皮區告訴我,首先,昨天晚上十點鐘左右,他在家裡接到一通電話,打電話來的人是我們的大客戶柏恩賽先生,老好人一個。柏恩賽似乎是因為他的訂單(第四一四二七號訂單)已經延遲了七個星期交貨,而勃然大怒。他跟皮區翻來覆去抱怨了一個小時。顯然當初所有的人都叫他把這筆生意交給我們的競爭對手,而柏恩賽力排眾議,大膽地把訂單交給我們。打電話來之前,他剛好和幾個客戶一起吃晚飯,他們全都因為交貨太慢的問題,向他大發牢騷,而罪魁禍首顯然就是我們。因此昨天晚上,柏恩賽簡直要抓狂了(或許帶著一點酒意)。皮區答應要親自處理這件事情,而且保證不管有天大的困難,今天下班前一定出貨,柏恩賽的怒氣才稍稍平息。

  我試圖告訴皮區,沒錯,延誤訂單是我們的不對,我會親自監督後續的處理,但是他非得今天一大早跑來這裡,把整個工廠弄得雞飛狗跳嗎?

  他問,那麼我昨天晚上到底跑到哪裡去了,他打電話到我家,卻一直找不到我?在這種情況下,我沒有辦法告訴他,我有我的私生活;我沒有辦法告訴他,頭兩次電話鈴響的時候,我正好在和太太吵架,而可笑的是,我們之所以會吵架,正是因為我太太覺得我對她不夠關心;而電話鈴聲第三次響起的時候,我也沒有接電話,因為當時我們正在講和。

  我決定告訴皮區,我昨天很晚才到家。他沒有繼續追問,反而問我,我怎麼會不曉得工廠的狀況呢?他已經厭倦了不斷聽客戶抱怨延遲交貨。為什麼我總是沒辦法準時交貨呢?

  我告訴他︰「我很確定的是,在你三個月前逼我們進行第二次裁員和減薪二○%以後,我們居然還有辦法生產出一些東西,已經是萬幸了。」

  他靜靜地說︰「你只管把東西製造出來就好了,聽到了嗎?」

  「那麼,你就得給我需要的人手!」我說。

  「你已經有足夠的人手了!看在老天的分上,看看你們的效率!你還有很多改進的空間。」他說。「先證明給我看你可以有效運用現有人力,否則就別哭訴人手不夠!」

  我正想回嘴,皮區卻伸出手來制止我。他站起來,把門關上。喔,可惡,我心裡想。然後他轉過身來,告訴我︰「你坐下。」

  我一直都還站著,我從辦公桌前拖了張椅子過來,坐在平常訪客坐的位置上。皮區從辦公桌後面轉過身來。「你瞧,我們為這件事爭辯不休,完全是浪費時間。你上一次的營運報告就已經說明一切了。」皮區說。

  我說︰「你說得對。重點是,要想辦法完成柏恩賽的訂單。」

  皮區大發雷霆︰「該死,問題不在柏恩賽的訂單!柏恩賽的訂單只不過是冰山一角而已。你想我會從大老遠跑來這裡,只為了加快一筆延遲的訂單嗎?你以為我事情還不夠多嗎?我特地跑來,是為了點醒你們,這不只是客戶服務的問題,你的工廠正在不斷虧損。」

  他停頓了一下,彷彿要讓我仔細咀嚼他的話。然後──「砰!」的一聲──他的拳頭猛敲了一下桌子,用手指著我。「假如你今天沒辦法出貨,那麼我會教你該怎麼做。假如你還是辦不到,那麼無論是你,或這座工廠,對我來說,都沒有什麼用處了。」

  「等一下,皮區……」

  「該死,我連一下都沒辦法等了!」他咆哮。「我再也沒有時間聽你的藉囗了,我也不需要任何解釋,我需要的是實際的表現!我需要的是出貨!我需要的是營收!」

  「我知道,皮區。」

  「你不知道的是,這個事業部正面臨有史以來最嚴重的虧損。這個破洞太大了,我們可能永遠都無法脫身,而你的工廠正是把我們拖進這個大黑洞的錨。」才一大清早,我已經疲憊不堪。我疲倦地問他︰「好吧,那麼你希望我怎麼辦呢?我已經來這裡半年了,我承認情況沒有好轉,反而變得更糟,但是我已經盡了最大的努力了。」

  「假如你想要曉得底線在哪裡,我現在就告訴你︰你只剩三個月來讓這座工廠轉虧為盈。」皮區說。

  「假如我沒有辦法及時達到目標呢?」我問。

  「那麼我就要在主管委員會上建議關掉這座工廠。」他說。

  我坐在那裡,說不出話來。我完全沒有預期今天早上會聽到這麼糟糕的消息。然而,這番話對我而言,也不全然是意外。我從窗口望出去,停車場停滿了早班工人的車子。我回過頭來,皮區已經站起身,繞過辦公桌,坐在我身旁的椅子上,傾著身子。現在,他要開始安撫我了。「我知道打從你一接手,情況就不怎麼妙。我指派你這個任務,正是因為我覺得你可以把這個工廠從虧損扭轉為……至少變成小小的贏家。我現在還是這麼想。不過,假如你想要在公司裡繼續往上爬,你一定要有所表現。」

  「但是,我需要時間。」我無助地說。

  「抱歉,只有三個月。而且假如情況持續惡化,我甚至連三個月都沒有辦法給你。」皮區看看手錶,站起身來,而我還坐在那裡。討論結束了。

  他說︰「假如我現在離開,那麼我今天就只錯過了第一個會議。」

  我站起來,他走到門邊,把手放在門把上,轉過身來,微笑著說︰「我已經幫你踢踢這些傢伙的屁股了,柏恩賽的訂單今天出貨,應該不會再有什麼問題了吧?」

  「我們會及時出貨,皮區。」我說。

  「很好。」他一面開門,一面說,還對我眨了眨眼睛。

  一分鐘之後,我從窗口看到他鑽進朋馳轎車中,朝著停車場大門駛去。

  三個月,我的腦中只有這幾個字。

  我不記得什麼時候轉過身來,也不知道時間過了多久,突然之間,我意識到自己坐在辦公桌旁,茫然地發呆。我決定最好還是親自去工廠看看現在的情況。我從門邊架子上拿起安全帽和護目鏡,穿過祕書身旁,向外走去。

  「法蘭,我要去工廠看看。」我告訴她。

  法蘭正在打一封信,她抬起頭來微笑著說︰「好。順便問一下,今天早上停在你車位上的是皮區的車嗎?」

  「沒錯。」

  「真是部好車!」她說,然後笑了起來。「起先我還以為是你的車。」

  輪到我大笑。她彎過身來。「那樣一部車究竟要花多少錢啊?」她問。

  「我不知道確切的數字,不過我想價錢應該在三萬美元左右。」我告訴她。

  法蘭倒吸了一大囗氣。「你騙我?有那麼貴嗎?我一點都不曉得買一輛車子居然也會花掉那麼多錢。哇!我猜我想換一輛像那樣的車子,還有得等了。」

  她笑完,又回過頭去繼續打字。法蘭的個性十分爽快。她年紀有多大?我猜大概四十來歲吧,有兩個小孩要靠她撫養。她的前夫是個酒鬼,他們很久以前就離婚了,從此,她就不想再和男人有任何瓜葛,或幾乎沒有任何瓜葛。我來上班的第二天,法蘭就自動向我傾吐這一切。我喜歡她,也欣賞她的工作表現。我們給她的薪水還不錯……至少就目前而言。無論如何,她還有三個月的時間可以賺這份薪水。

  每回一走進工廠,我就覺得好像進入了魔鬼和天使攜手創造出來的灰色魔幻世界。我一向都有這種感覺,周遭的一切既世俗又神奇,工廠真是個奇妙的地方,即使純粹從視覺上而言,都是如此。但是,大多數人的感覺卻和我大相逕庭。

  穿過了分隔工廠和辦公室的雙重大門之後,就進入了另外一個世界。屋頂懸掛著一盞盞鹵素燈,散發出溫暖、橘色的光芒。從地面到屋頂,層層架子上堆著一個個裝滿了零件和材料的櫃子和紙箱。架子與架子之間的狹長走道中,工人駕著起重機,沿著天花板的軌道穿梭在架子之間。生產線上,一大綑閃閃發亮的條狀鋼片,正向一部機器徐徐轉動,鋼片通過機器時,每隔幾秒鐘就發出「卡喳!」的聲音。

  到處都是機器。工廠其實只不過是個大大的房間,在占地幾英畝的空間裡,擺滿了機器。這些機器分區放置,區和區之間又以走道相隔。大部分的機器都漆上了艷麗的狂歡節顏色──橘色、紫色、黃色、藍色。新機器的數位顯示器上閃動著鮮紅的數字,機器手臂則隨著設定好的程式起舞。

  穿過工廠中,不時冒出一個個幾乎隱藏在機器中間的工人,當我走過的時候,他們都抬起頭來,有的人對我揮揮手,我也對他們揮揮手。一輛電動車呼嘯而過,駕駛員是個大胖子。一群女作業員圍著長桌處理成捲的電線。有個身著工作服的邋遢傢伙調整了一下面罩,然後點燃了焊槍。玻璃窗後面,豐滿的紅髮女人正對著琥珀色的顯示器,敲打著電腦鍵盤。

  忙亂的景象中混雜著噪音,風扇和馬達嗡嗡的轉動聲、空氣進出抽風機的轟隆聲,形成了不絕於耳的大合唱,彷彿工廠永不止息的呼吸聲。偶爾會出現莫名的「砰!」一聲巨響。我身後響起了警鈴聲,高大的起重機正沿著軌道隆隆前進。無線廣播啟動、警報聲響起,間斷而模糊的廣播聲像上帝說話般地迴盪在整個空間。

  即使周圍有這麼多噪音,我還是聽到了口哨聲。我轉過身去,看見唐納凡那不可能被誤認的身影遠遠出現在走廊上。唐納凡龐大的身軀就像一座山,他有六英尺四英寸高,體重大約二百五十磅,其中啤酒肚大概就占了大半。他不是舉世無雙的美男子,從他的髮型看來,我猜他的理髮師大概是海軍陸戰隊出身。他說話從來不會不著邊際,他似乎也頗引以為傲。除了在某些問題上面,特別愛抬槓之外,唐納凡是個好人。他在這裡擔任生產經理已經九年了。假如想要推動什麼事情,只需要和唐納凡談一談,就萬事OK,根本不需要再盯什麼進度。

  我們花了一分鐘的時間,才真正碰頭。距離近一點之後,我就看出來,唐納凡今天不怎麼開心,我猜我們是彼此彼此。

  「早安!」唐納凡說。

  「今天早上可真是不平安。」我說。「有沒有人告訴你今天早上的訪客是誰?」

  「全工廠都曉得這件事了。」他說。

  「那麼我猜你已經知道四一四二七號訂單情況有多麼緊急了?」我問他。

  他的臉色開始漲紅。「這正是我想和你討論的事情。」

  「怎麼了?」我問。

  「我不知道有沒有人告訴你,但是皮區咆哮的那個機械師傅東尼,剛剛辭職不幹了。」

  「喔,該死!」我嘟噥著。

  「我想我不必告訴你,像他那樣手藝的師傅可不是隨便就能找到一打。想找到人來接替他的工作,將會非常困難。」唐納凡說。

  「能不能勸他回心轉意?」

  「嗯,我們可能不見得想要他回來上班。」唐納凡說。「他辭職前,的確照命令裝設好機器,而且也把機器設定在自動運轉。問題是,他沒有把其中兩個螺帽拴緊,因此工具機的小零件現在散得滿地都是。」

  「報廢的零件有多少?」

  「不多,機器只開動了一會兒。」

  「我們有足夠的零件來完成訂單嗎?」我問。

  「我得查一查才曉得。」他說。「但是,你瞧,問題是現在機器不動了,而且可能一時也好不起來。」

  「你說的是哪一部機器呀?」我問。

  「NCX-10。」他說。

  我閉上眼睛,覺得好像有一隻冰冷的手伸到我的身體裡,緊箝住我的胃。全工廠只有一部那樣的機器。我問唐納凡損壞有多嚴重,他說︰「我不知道,那部機器就癱在那兒,我們正在用電話聯繫原製造商。」

  我開始快步走,想親自看看情況。上帝,我們真的碰上麻煩了嗎?我望了唐納凡一眼,他緊追著我的腳步。「你想這是惡意破壞嗎?」我問。

  唐納凡看起來很訝異。「呃,我不知道。我想那個傢伙只不過是心情太壞了,腦子裡一片混亂,所以就把事情弄得一團糟。」

  我覺得我的臉愈來愈熱,胃卻已經不再痙攣。我對皮區已經惱怒到了極點,開始想像自己打電話給他,在他的耳邊大喊大叫。這一切全都是他的錯!我可以在腦海中看到他坐在我的位子上,聽到他告訴我要教我怎麼完成訂單。沒錯,皮區,關於如何完成這件工作,你可真樹立了好榜樣!

<目錄>

目 標   -簡單有效的常識管理

序 -打破管理迷思 林信義
英文修訂版作者序 -科學與教育的探索 高德拉特
導讀 -以簡單常識處理複雜問題 羅鎮坤
前言 -勇敢地挑戰基本假設 高德拉特

1. 晴天霹靂
2. 把我買下來!
3. 人人自危
4. 機器人真的提高了生產力嗎?
5. 目標是什麼?
6. 工廠到底賺不賺錢?
7. 決心放手一搏
8. 有效產出、存貨與營運費用
9. 三個基本問題
10. 都包含「金錢」兩個字
11. 我不要猜謎,我要解答
12. 工作永遠都排第一位!
13. 荒野探險的啟示
14. 火柴遊戲與生產流程
15. 恍然大悟
16. 太太離家時
17. 危機處理
18. 尋找生產瓶頸
19. 鐘納發威
20. 人生也面臨瓶頸
21. 小小的勝利
22. 老古董再度披掛上陣
23. 改革,再改革!
24. 問題蔓延了嗎?
25. 忙碌,不代表有效率
26. 辦法其實很簡單
27. 這山還望那山高
28. 縮短生產週期
29. 成本會計的矛盾
30. 該來的終於來了
31. 最後的審判
32. 「常識」管理
33. 交換位置
34. 新官上任的難題
35. 混亂中建立秩序
36. 成本的世界vs.有效產出的世界
37. 昨日是,今日非
38. 打破惰性
39. 還是瞎子摸象
40. 當自己的鐘納

專訪高德拉特博士及其他機構(羅鎮坤/譯)
附錄

<序言>

高德拉特
勇敢地挑戰基本假設


這本書談的是有關「製造」的全球新法則,談的是一群人如何試圖了解世界運轉的竅門,並且因此改善了周遭的一切。他們不斷運用邏輯來思考問題,找出了行動與結果之間的因果關係。在這個過程中,他們也歸納出一些能挽救工廠、成功經營企業的基本原則。


在我眼中,科學其實就代表了我們對於這個世界如何運作、以及為何如此運作的理解。無論在什麼時候,我們的科學知識所代表的都只不過是我們目前所知。我不相信世界上有絕對的真理,我恐怕相信絕對的真理反而會阻礙我們追求更深入的理解。每當我們自以為已經掌握了最後的答案時,所有的進步、科學發展、和深一層的理解也就戛然而止。然而,我們不是單單為了理解這個世界,而理解這個世界。我相信,我們之所以孜孜不倦地追求知識,是為了改進世界,充實我們的生活。


我選擇以小說的形式來說明我對於「製造」這個行業的了解,原因有很多。首先,我希望讓大家更了解這些原則,同時也說明這些原則將如何為工廠中常見的混亂,帶來秩序。第二,我希望描繪出「真正的理解」是多麼重要,以及它能帶來多大的好處。透過真正的理解而產生的成效,不再是空中樓閣,而是經過了眾多工廠的實踐後,證明的確是達得到的目標。西方世界不一定只充斥著二、三流的製造公司,只要我們了解並且運用正確的原則,就不再畏懼任何競爭。我也希望讀者能夠看到,無論你把這些原則用在銀行、醫院、保險公司及家庭等各種不同的組織中,都依然不改其價值。或許每個組織中,都隱藏了相同的成長和改進的潛力。


最後,同時也最重要的是,我們每個人都可以成為傑出的科學家。我相信,成為優秀科學家的祕訣不在於我們的腦力,我們已經用腦太多了。我們只需要看清現實,然後很有邏輯而且精確地評估一下我們所見到的現況就好了。真正的關鍵在於,要有勇氣面對我們眼中所見、腦中所推論、以及實際的做法之間的矛盾。必須像這樣挑戰基本假設,才能有所突破。


幾乎每個曾經在工廠裡工作過的人,對於採用以成本計算效益的方式來控制我們的行動,都感到不安,然而會直接挑戰這個金科玉律的人卻寥寥無幾。我們周遭世界究竟是如何形成今天的面貌?又為何是這個樣子?假如你想要進一步了解,就必須挑戰基本假設。假如我們能更了解我們的世界和統治這個世界的原則,我想,我們的生活一定會變得更美好。


在追尋這些原則以及了解這本書的路途上,祝你好運。